南京暴力医伤案:嫌犯敲诈不成行凶 谎称号贩子报复

2018-01-10 13:44 图文天下网

(原标题:南京暴力医伤案真相:敲诈医生不成行凶抢劫,谎称号贩子报复)

一把长约二十多公分的尖刀,正抵住自己的腹部。江苏省人民医院肝胆外科副主任孙倍成医生意识到危险时,立马用双手紧紧抓住刀柄,但他的嘴巴已被对方被捂上。自己办公室的门也被紧紧的关上。

孙倍成感觉自己左腿内侧被刺伤,他几乎拼尽力气,将刀夺下扔向门口,紧接着,混乱而重重的拳头又向他袭来。一分多钟后,听到沉闷呼救声的同事踹门而入。不多久,警方赶到。这场搏斗,致孙医生失血性休克。

2017年2月16日上午,发生在江苏省人民医院医生办公室内的这桩“伤医案”曾轰动一时,引发多家媒体关注。

南京暴力医伤案:嫌犯敲诈不成行凶 谎称号贩子报复 图1

南京暴力医伤案:嫌犯敲诈不成行凶 谎称号贩子报复 图2

案件爆发后,人们纷纷猜测:那个刀捅医生的东北男人到底是什么身份,又因为什么原因而行凶伤医的?

事发当天下午,警方曾简短通报称,凶嫌疑是因代人挂号牟利而被医生孙倍成批评,转而实施报复。一时,有关凶手系“号贩子”的标签贴在了这起暴力伤医案的身上。但随后也有传闻称,凶手是“雇凶伤人”行为,系受某人雇佣而对医生实施报复。一时间,流言纷纷。

如今,经过数月审判,这起备受各界关注的暴力伤医案的真相也逐渐大白。凶手的真实身份以及其行凶动机,也再次出乎众人的意料。

据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审理查明,凶手赵连生原本是想以“送红包”的方式对医生孙倍成实施敲诈,不料未得逞。赵连生转而掏出事先准备好的尖刀进行威胁、捂嘴,逼迫孙医生交出佩戴的欧米茄手表等钱财。

法院认为赵连生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使用暴力劫取他人财物,致人轻伤,其行为已构成抢劫罪。遂判处赵连生有期徒刑九年,并处罚金一万元。

2018年1月8日,南京市检察院召开发布会,公布了该市检察机关2017年保障民生十大典型案例,“赵连生抢劫案”赫然在列。当现场播放的资料短片中显示此案定性为“抢劫罪”时,就连现场的一些媒体记者也不禁发出疑问:为何案件定性并非之前大家猜测的“故意伤害罪”?此中是否有何隐情呢?

澎湃新闻记者根据法院判决书认定的相关事实,针对社会各界关注的焦点,逐一还原这起伤医案的脉络与细节。

“号贩子”暴力伤医?

“快!孙主任办公室有事!”

2017年2月16日上午8点40分许,江苏省人民医院肝脏外科,几名医生听到李姓主任在办公室大喊,遂火速撞开副主任孙倍成办公室的门。

几名医生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。办公室一片狼藉,沙发下面有一把刀,地上一片血迹,一名男子骑在孙倍成身上,孙倍成满身是血。他们火速将该名男子控制住,并查看孙主任伤情。很快,保卫处的工作人员将该男子带走,随即交给迅速赶到的警察。

当日下午,南京市鼓楼警方通报称,据嫌疑人赵连生供述,其在医院因曾代人挂号牟利,被孙医生批评过,所以“怀恨在心”,伺机“报复”。

事后经鉴定,孙倍成受伤引起的轻度休克与压槽骨骨折移位明显,构成轻伤二级。

该案发生后,很快成为舆论焦点。有观点根据警方通报推断,行凶者赵连生很有可能是“号贩子”(代人挂号的“黄牛”),认为该起暴力伤医事件的发生,侧面折射出“黄牛党”的猖狂。

赵连生的辩护律师王健告诉澎湃新闻,赵被警方抓获的当天,曾六次供述了自己的作案动机,自称自己是“号贩子”,因为遭到了孙医生的训斥,才萌生报复之心,进而对孙倍成实施伤害行为。

后来,警方进一步侦查发现,赵连生在作案之前曾通过网络搜索欧米茄手表,还通过微信向人了解该款名表的价格。另外,警方查阅大量的监控视频,也没有发现赵之前去过江苏省人民医院,与孙医生并不熟。

王健律师对澎湃新闻说,在警方的证据面前,赵连生才如实交代了他行凶威胁孙医生的真实原因,企图抢走孙医生的欧米茄手表等财物。

不过,据法院查明的事实,赵连生确实当过“号贩子”,但那是几年前的事了。2013年,他曾在哈尔滨一家医院做过“号贩子”。此番赵刀刺孙倍成医生与“号贩子”则并无关系。

敲诈不成,持刀抢名表

时间再回到事发当日——2017年2月16日上午8时30分许,赵连生戴着口罩,带了一个事先准备的假“红包”(里面并没有装上现金),还有一把单刃尖刀,来到孙倍成的办公室。进去之后,赵把门反锁,拿出“红包”送给孙医生,不料当场遭到孙倍成医生的拒绝。

孙倍成事后在笔录中说,他拒绝之后,把“红包”塞回赵的口袋,赵把手伸向口袋,用右手从右侧身后拿出那把长约二十多公分的刀。赵对他说,是南京六合区的一个人让赵来“杀”他的。

赵连生要求孙将自己佩戴的手表交给他。孙倍成当时说,“可以给钱或手表”。不过,孙倍成担心一旦他取下手表会分散注意力,控制不住赵手里的刀,于是一边与赵搏斗一边呼救。很快,门外的人听到呼救声以及博斗声,进来将赵制服。

王健对澎湃新闻称,赵连生所说的指使者是赵编的,后来警方在经过侦查排除了雇凶伤害的嫌疑。

实际上,赵连生向孙倍成医生“下手”,在前一天就已经到医院踩点。

2017年2月15日下午,赵连生从租住处闲逛,来到乌龙潭公园,看到对面是江苏省人民医院。他想起,新闻上有“医生收红包被举报”的信息,于是萌生“以给医生送红包”的想法,进而对接受红包的医生实施敲诈。

随后,赵连生戴着口罩,进入该医院寻找目标。他走到医院二号楼11层肝脏外科,看到副主任办公室孙倍成一个人在办公室工作。于是,谎称自己女友的父亲得了肝病需要住院,与孙医生攀谈起来。

孙倍成说,要进一步了解病情才能准确判断。随后,双方约好,次日上午带上病历来详谈。谈话间,赵连生就“盯上”了孙医生手上的名表。

赵连生说,临走的时候,孙医生给了一张名片,他才知道对方的名字。他回去以后,上网搜了搜孙倍成手上那块欧米茄手表的价格,又向朋友打听了一下。同时,他还把一些废旧票据塞进信封,准备当作“红包”次日送给孙倍成。

次日一早,赵连生出门时,转念想起孙医生身体较壮,就带了一把刀以备不时之需。如果敲诈勒索不成,可以拿出刀来吓唬医生给钱。但赵连生失算了,孙倍成并没有接受他送来的“红包”。

作案前,银行卡里仅剩1.3元

赵连生因为暴力伤医被媒体曝光时,距他从东北老家来南京不到2年。

30岁的赵连生是黑龙江省克东县人,2015年7月来到南京,一直没有固定工作。

小学文化的他,曾于2012年因为斗殴被行政拘留15日。

据赵的父亲说,赵连生来南京是给一个亲戚的小吃店帮忙。2015年12月,赵打电话回家说,称“自己开饭店需要钱”,父亲借钱给赵汇款,老两口前后总共给赵汇款9万多。但这些钱都被他用于生活花费。

在南京期间,就算有父母的接济,赵连生生活依然拮据。据警方调查得知,他不仅平时交房租不准时,还多次向室友或邻居借钱。在他预谋送红包敲诈医生的前一个月(2017年1月18日),他银行卡仅剩一块三毛钱。

为何定性“抢劫罪”,而不是“故意伤害罪”?

2017年2月16日,赵连生因涉嫌“犯故意伤害罪”被刑事拘留,两天后,因涉嫌“犯抢劫罪”被逮捕。2017年5月2日,南京市鼓楼区检察院指控赵连生犯抢劫罪,向南京市鼓楼区法院提起公诉。

对于为何认定为“抢劫罪”,南京市人民检察院公众号“南京检察”于2017年4月28日解释称,赵连生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意图以送“红包”的方式勒索被害人孙倍成财物,在“红包”被拒收、勒索不成后,遂持刀威胁被害人交出财物,其行为已转化为“当场使用暴力抢劫他人财物”,符合抢劫罪的行为特征,应以抢劫罪追究其刑事责任。

2017年6月23日,南京鼓楼法院以犯抢劫罪判处赵连生有期徒刑九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。赵连伤当庭自愿认罪、悔罪,并认罪认罚。判决已经生效。